日本卖武器五年交白卷 苍龙潜艇成“痛苦记忆”

时间:2019-07-11 02:11:33 作者:昭潭杏小网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统筹推进各领域基层党建工作。针对基层党建重点任务和薄弱环节,持续用力集中攻坚,推动基层党建工作取得新突破。农村基层党建方面,认真贯彻《中国共产党农村基层组织工作条例》,以开展集中整顿为牵引,推进抓党建促脱贫攻坚、促乡村振兴,进一步推进村党组织带头人队伍整体优化提升,全面落实村党组织书记县级备案管理制度,在脱贫攻坚、乡村振兴、扫黑除恶等重大任务中发挥作用。城市基层党建方面,认真抓好加强和改进城市基层党建工作意见的贯彻落实,以深化示范引领行动为抓手扎实推进街道管理体制改革,加快社区工作者职业体系建设,强化市、区、街道、社区党组织四级联动,推进街道社区党建、单位党建、行业党建互联互建,整合党建、政务和社会服务资源,提升党建引领基层治理、服务城市发展水平。国有企业党建方面,要加大分层分类指导力度,把党的领导融入公司治理各环节,把企业党组织内嵌到公司治理结构之中,引导国有企业把党建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机关党建方面,突出政治建设,紧紧围绕服务中心、建设队伍,发挥机关基层党组织作用,努力践行“三个表率”、建设模范机关。高校党建方面,要深入贯彻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和全国教育大会精神,坚持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着力加强院系党组织建设、带头人队伍建设,发挥好教师和学生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切实把党的领导贯穿办学治校、立德树人全过程。非公有制企业和社会组织党建方面,进一步提高“两个覆盖”质量,依托各类园区、商务楼宇等组建区域性、行业性党组织;统筹发挥乡镇、街道和村、社区兜底管理作用,努力消除“空白点”。加强互联网企业党建工作,抓好重点企业、重点领域的党组织覆盖。

其一,基础性工作不扎实,制度建设跟不上,影响了中小企业促进工作效能。检查发现,在促进企业发展过程中,长期形成的一些思想观念和工作方式已有转变和改善,但是在面对企业促进工作时往往倾向于“抓大企放小企”,在面对中小企业时又常常侧重于“重强企轻弱企”等,这些老问题依然存在,导致中小企业促进工作基础薄弱,制度不完善。更重要的是新修订的中小企业促进法在强化政策扶持、制度建设和公共服务等方面又提出了新要求,但基层的思想观念和工作方式尚未有效调适,工作跟进不够,对新修订法律的宣传不够,配套政策不完善,制度建设不适应,影响法律的贯彻实施和中小企业促进工作的有效开展。

传真:010-65363683,

对一个农村孩子来说,首选是师范或普通中专,因为上学不用家里花钱,可以最大限度地减轻家庭经济负担。与所有成绩好的同学一样,我也选择报考了“中师”,却以1分之差名落孙山。

(作者为江苏省徐州市沛县县委书记)

报道认为,尽管日本自以为武器装备的先进程度高,但多年来“闭门造车”的结果是,日本失去适应市场的能力,无法制造价格和性能符合对象国需求的装备。例如阿联酋曾对川崎重工生产的C-2运输机显示出购买意向。但2018年日本防卫装备厅被阿联酋方面告知“没法引进”,原因是C-2在未铺装跑道上的起降能力不足。日本与印度就出口US-2水上飞机的谈判已经超过5年,印度对该机超过100亿日元的出口单价面露难色,要求在印度当地生产或转移技术,如今陷入僵持。

2014年日本政府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则”时,雄心勃勃地希望通过放宽防卫装备出口条件,让日本的武器装备在国际军火市场杀出一片天地。然而整整5年过去了,日本交出的依然是“白卷”。随着时间的流逝,日本防务企业的装备优势正逐步消失,“面临着严峻的现实”。

日本研制的苍龙级潜艇

但现实是基于“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的共同开发无一成功。以日美合作为例,隐形战斗机F-35A集中了美国网络战和信息战的最新技术。由于相关开发在日本放宽武器限制之前就已启动,日本未能成为核心合作伙伴。尽管日本花费巨资引进,但美国依然对F-35A的结构高度保密,维修和改造必须依赖美国。在航空自卫队的F-35A坠毁后,由于该机包含机密信息,在没有美军协助的情况下,仅靠日本难以查明。

更糟糕的是,由于日本防卫省近年来偏向于购买美制装备,越来越多的日本防务企业对研制国产装备失去兴趣,相关人才流失严重。而美国方面却以“可能泄露机密”为由,拒绝和日本共同分享先进武器装备技术,让日本的武器研制能力更加前景黯淡。(武彦)

从度假时间来看,选择7月底8月初(9.5%)出发的受访者最多,占25.5%。此外,7%选择7月上旬,6.9%选择7月中下旬出发,平均旅游时间约3.7天。另外,选择度假3天的受访者最多,其后依次为4天、2天和7天以上。

日本国产防卫装备成品的出口比共同开发更加低迷。新“三原则”出台后,至少进行了近10项出口谈判,但没有一项达成协议。报道列举了各种原因。例如2016年,日本曾希望对澳大利亚出口新型“苍龙”级潜艇,但此事对日方当事人来说是“痛苦的记忆”。澳大利亚原本对“苍龙”级潜艇颇有兴趣,但新政府上台后,转为“重视国内产业”,希望借助建造潜艇维系日本造船工业的“苍龙”级潜艇立即失宠,承诺在澳大利亚雇用员工的法国企业成功中标。同样明确推销失败的案例还有向英国提供P-1巡逻机和向泰国提供防空雷达。

自治区领导齐扎拉、丁业现、刘江、陈永奇和区党委机构编制委员会成员单位负责人出席会议。

《日本经济新闻》20日称,根据日本政府2014年4月制定的“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可以在“有助于日本安全保障”等条件下,降低共同开发和出口防务装备的门槛。日本希望通过加深防卫装备领域的合作,进一步强化日美同盟,同时与其他国家在安全保障领域深化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