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在我任期内 美国经济史上最强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表示,在其任期内,美国经济达到了“历史上最强劲的水平”。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表示,美国经济“处于非常有利的地位”。那么,谁是对的?

事实上,这两种说法都不正确,特朗普的评估——有时得到具体数据的支持,但更常见的是没有数据的支持——与事实相去甚远。

至少,美联储对美国经济的评估比特朗普更接近现实,特朗普认为当前美国经济是“美国历史上最强劲的”。这种评估甚至没有资格被称为“真正的夸张”——特朗普在他与托尼·施瓦茨的著作《交易的艺术》中创造了这个短语。

尽管一位总统不能为他在任期间取得的所有经济成功邀功,特朗普可以提供一些数据来支持他的评估,以证明即使当前美国经济不是“最强劲的”,它至少是相当好的。

美国的失业率现在是3.5%,是50年来的最低水平。此外,非裔美国人和西班牙裔美国人的失业率也处于历史最低水平。(美国劳工统计局在20世纪70年代首次开始计算黑人和西班牙裔的失业率。)

9月份,生产和非管理人员的平均小时工资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5%,比8月份经济衰退后的最高水平下降了0.1个百分点。全盛时期的就业率上升到80.1%,是“大衰退”前的最高水平。

话说回来,衡量一个经济体健康状况最广为接受的标准是国内生产总值。在这方面,特朗普在任期间的表现落后于许多前任总统,这挑战了他关于当前经济是美国历史上最强劲的说法。

自特朗普2017年1月上任以来,实际国内生产总值的平均增长率为2.6%。这与巴拉克·奥巴马执政时的1.9%相比是好的,但与比尔·克林顿执政时的3.8%、罗纳德·里根执政时的3.6%以及约翰·肯尼迪和林登·约翰逊执政时的5.2%相比相形见绌。

近年来,经济的实际增长率受到潜在增长率下降的限制。潜在增长率是指没有通货膨胀压力的经济增长率,这是由生产率和劳动力的增长率决定的。根据美联储和国会预算办公室的估计,潜在增长率已降至1.8%至1.9%。因此,尽管第二季度2%的增长率听起来不太好,但2%的经济增长率已经很好了,除非有新的因素将生产率增长率从2004年以来的1.4%的平均水平拉高。

但即使是美联储的评估也可能过于乐观。今天的“好位置”是一个固定的时间点。它会随着风而改变、进化和漂移。它今天在这里,明天不会在那里。

在2018年四次上调基准利率后,鲍威尔的美联储在今年1月突然转向,主张在货币政策问题上采取“耐心”的立场——随后对这种做法失去耐心,转而采取更多刺激措施,分别在7月底和9月底将联邦基金利率下调25个基点。

我们不需要理解任何含义来理解美联储降息的意图不一定是为了改善经济形势,而是为了防止经济形势恶化。美联储降息的决定是基于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国际形势的不确定性以及持续低通胀环境带来的风险。

换句话说,美联储本身承认,这意味着尽管经济“处于非常好的地位”,但它需要得到加强,以保持其良好的状态。

"我们的工作是让经济尽可能长时间保持这种状态。"鲍威尔上周在华盛顿举行的“美联储倾听”活动的开幕词中说。

然而,如果有一天美联储不仅被要求降低短期利率(这是传统的货币刺激形式),还被要求采取其他措施来保持经济的良好状态,会发生什么?

尽管美国的利率高于其他发达国家,但联邦基金利率仍处于相当低的水平: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区间目前为1.75%至2%,而根据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 group)的“fedwatch”工具,交易员预计美联储将在定于本月底举行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再降息25个基点,至83%。

从过去的历史来看,平均而言,名义隔夜利率需要下调5个百分点,以对抗经济衰退。根据美联储9月17日至18日货币政策会议的纪要,这种“药物”在今天的经济中是不可获得的,并且有可能成为未来的一个制约因素。这意味着美联储需要回归“量化宽松(qe)政策或引入负利率机制,但这两项措施的有效性和潜在负面影响需要重新评估。

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对美国经济“处于非常有利的地位”的评估面临另一个挑战,即来自海外的威胁。国际紧张局势扰乱了供应链,导致全球制造业事实上的衰退。中东的紧张局势正在升级。英国脱离欧盟的方式和影响仍不确定。

在美国,通用汽车的罢工导致该公司推迟生产。波音公司正在努力归还737 max喷气式飞机,其销售业绩因停飞事件而受到影响。与此同时,有迹象表明制造业衰退正开始蔓延到美国服务业。此外,众议院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使美国国内政治陷入混乱,这肯定会分散国会对生产性业务的注意力,从而使特朗普的“最大经济”失去控制。

换句话说,尽管美联储只希望确保美国经济保持“良好状态”,但它也面临一系列挑战。

搜狐彩票网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河北快三 500万彩票网 黑龙江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