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望手记丨倒时差、晕船、没有网络……远望7号船上的挑战不止这

交换新闻:“王源7号上的午休时间每天长达两个半小时?”记者一登上王源7号,就注意到日程上的午休从中午12点开始,一直持续到下午2点30分,随着时间的推移,记者逐渐意识到,在这个看似令人羡慕的午休背后,恰恰是海上作业的艰辛。

时差:航海时船员最大的健康挑战

在执行海洋卫星TT&C任务期间,王源7号每次航行都有不同的航线,有时甚至需要在海面上的多个时区运行。因此,时差问题是每个船员都必须面对的挑战。王源7号船驾驶室里有一个小装置。只要你轻轻地调整按钮,整艘船上的时钟就会与当地的位置对齐。此时,船上的其他船员需要相应地调整。如果时差只有一两个小时,对全年出海的水手不会有太大影响。最好的办法是早些或晚些吃饭和休息。然而,一旦时差超过3小时,没有人能轻易适应。“我还记得有一次时差是8小时,每两天一次,生物钟完全失灵了。”机电系统工程师王超告诉记者,“基本上就是每三到五次熬夜。这很不舒服。”在这种情况下,充足的午休是船员补充体力的最佳方式。因此,王源7号每次出海都会设定两个半小时的午休时间,这样船员们就可以在时差后休息一会儿。“每次我时差反应,我应该睡觉的时候就睡不着,不饿的时候就要吃饭。许多人会患厌食症或神经衰弱,这对船员的身心健康是一大挑战。”王超告诉记者,“因为船总是在移动,时差对我们来说已经成为一个连续和重复的过程——它与人们飞行时的时差真的不同。”

晕船:为了治疗晕船,经常使用“魔术”。

海上作业的另一个主要挑战是晕船。虽然王源7号是一艘10,000吨级的远洋船舶,运行相对平稳,但当遇到恶劣的海况或相对较大的暗潮时,船员仍能感觉到明显的晃动。为了应付晕船,船员们有自己的“把戏”,例如,有些人会选择“习惯变成自然”。“王源上的每个人都呕吐了。呕吐几十次后,人们变得麻木了。”拥有多年航海经验的韩帅说,“慢慢习惯吧!”一些船员认为“行动是绝对的原则”。当上海的情况不好的时候,他们会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让运动的速度抵消一些由船体摇晃引起的眩晕。一些船员选择了“躺下”这个词——他们必须躺在床上,降低重心,以尽可能减少一些大脑震动,以防他们支撑不住。

作为第一次航海的人,奥利维亚自己对晕船有着深刻的理解。尤其是刚经过长江口或天气不好的时候,每次船体摇晃,大脑都会眩晕,胃也会翻腾。在严重的情况下,更不用说吃东西了,甚至喝水都会导致呕吐。走路的时候,脚更深,脚更浅,就像喝醉了一样,一个人根本不能直线行走。

没有网络:有时有必要“抓住线”联系家人。

为了避免干扰卫星TT&C任务,王源7号上没有互联网信号。任何跨房间通信都需要通过固定电话或全船广播来实现。在船上,你会不时听到“叫人回值班室”的搜索广播。如果你想联系陆地,你需要拨一个特殊的卫星电话。每次拨号时,您都需要输入大量的个人帐户和密码。此外,如果在某段时间船上同时有更多的拨出电话,甚至可能会出现线路拥堵,这就需要反复输入账号、密码和被叫号码,以“争抢线路”。在浩瀚的大海上,原始空间与世界隔绝,没有网络,但也增加了船员与陆地、祖国与亲人之间的距离。这种心理上的孤独感和孤独感对每一个常年出海的水手来说也是一个无形的挑战。

除了时差、晕船和缺乏互联网之外,海上作业还存在许多未知的挑战和困难。例如,船上活动的空间相对有限,船员们正忙于准备这项任务。如果他们不加强体育锻炼,他们的体质会迅速下降。为了确保船舶全天候航行,必须有人在航行、通信、涡轮机等系统的岗位上通宵值班。海盐的积累会腐蚀船体,所以必须有人定期在烈日下除锈并油漆船体...船上的每个岗位都有自己的挑战,每个出海的海员都不如预期的顺利。通讯员黄杰

北京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