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55网址」周恩来埋在胡宗南身边的“冷棋子”,毛泽东誉其“能顶上几个师”

「金沙55网址」周恩来埋在胡宗南身边的“冷棋子”,毛泽东誉其“能顶上几个师”

金沙55网址,文/于继增

他是胡宗南的侍从副官、机要秘书,以其超人的机智果敢赢得信任和赏识;他审时度势,屡创神话,送出的绝密情报使延安转危为安;他被毛泽东誉为“一个人能顶几个师”;在解放大西南的棋局中起了重要作用。他就是熊向晖,周恩来的秘密王牌,中共深埋在胡宗南身边的红色巨谍。

周恩来布下“冷棋子”

1937年12月南京沦陷,武汉成为中国的政治中心,中共中央决定在武汉设立中共中央长江局,发展统一战线,推动南方各省的抗战工作。王明任书记,周恩来任副书记,并负责长江局的实际工作。

一天,他们获悉,“湖南青年战地服务团”要到国民党第一军胡宗南部服务。这一消息引起周恩来的重视,他立即召来蒋南翔(长江局“青委”委员,全国学联党团书记,“一二·九”学生运动领导人之一)了解情况。当得知这个服务团的大部分人是平津“一二·九”运动的积极分子后,非常高兴,一个大胆而隐秘的计划逐渐在他的脑海里形成。在同董必武(长江局委员兼民运部部长)、蒋南翔谈话时,周恩来指出:“目前国共合作形势较好,中央还要努力加强和发展国共合作。至于我们这一愿望能否实现,蒋介石、胡宗南在抗战中会不会反共,还难以断言。我主张未雨绸缪,后发制人,先走一步,现在就着手下闲棋冷子。如果一直闲着冷着,于大局、全局无损;如果不闲不冷,于大局、全局有利。”周恩来要求蒋南翔推荐一位秘密党员,报名参加“服务团”。条件是:要出身名门望族或官宦之家,年纪较轻,仪表不俗,公开的政治面貌不左不右,言谈举止有爱国青年气质,知识面较广,记忆力较强,看过一些介绍马列主义基本原理的书籍和孙中山的著作,肯动脑子,比较细心,能随机应变。根据这些要求,蒋南翔经过反复筛选,郑重地推荐了熊向晖,并汇报给董必武和周恩来。周恩来大加赞赏,说“这个角色非熊莫属”。

◆湖南青年战地服务团于1938年1月31日到达西安,第三排中头缠绷带者为熊向晖。

熊向晖,原名熊汇荃,1919年4月出生在山东省掖县(今山东省莱州市)的一个官宦家庭。他父亲当时任掖县的推事(县长),后来任湖北高等法院刑庭庭长。熊向晖年轻英俊,仪表堂堂,他17岁考入清华大学中文系,1936年12月在北平秘密加入中共,是“一二·九”学生运动的骨干分子,并任“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清华大学分队长。曾和学生领袖蒋南翔共同战斗。1937年6月暑假,清华共产党组织的负责人蒋南翔嘱熊向晖回家探亲,相机了解社会动态。熊到武昌家中不久,七七事变爆发,同蒋南翔失去联系。后见报载,清华、北大、南开三校合成临时大学,11月1日在长沙开学,熊前往报到。不久,清华女同学郭见恩同熊接上党的关系,告诉他:上级指定你不暴露党员面目,报名参加湖南青年战地服务团,到国民党第一军胡宗南部“服务”。她让熊在该团路过武汉时,到八路军办事处找蒋南翔。

在组织的建议下,他由熊汇荃改名为熊向晖,开始了为期12年的间谍生涯。

服务团不久迁到武昌,胡宗南(时任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后为一级上将)在武昌接见了该团人员。

“胡宗南分三批接见服务团人员。我和同批被接见的人走进会客室,胡宗南的侍从副官唐西园安排这批人按名单顺序坐好,然后引来一位带中将领章的军官说:这就是胡先生。”熊向晖在回忆录《我的情报与外交生涯》中写道。

个子矮小、表情矜持的胡宗南,手执名册依次点名,不论男女都称“先生”。按事先规定,被点名的人都得站起来行军礼并说声“有”。胡宗南首先将该人从头到脚一一审视后,说声“请坐”,接着提出三四个问题。熊向晖注意到,胡对前几个人提出的问题不尽相同,但都问一句“为什么到本军来”。刹那间,熊向晖萌生一个念头:必须让他感到意外、奇怪甚至震惊!于是,当胡宗南点到他时,他故意违例坐着不动,只举起右手,说声“我就是”。胡宗南一怔,表情严肃地问:“贵庚?”“再过3个月零4天满19周岁。”熊向晖满不在乎地回答;“熊先生为什么到本军来?”胡加重了语气,“参加革命!”熊也严肃地回应。胡宗南又是一怔。“熊先生到本军来是为了参加革命?”胡追问。“孙中山先生遗嘱第一句就是‘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贵军是国民革命第一军,到贵军来当然是参加革命。”熊向晖从容不迫地回答。胡宗南似笑非笑:“怎样才是革命?”熊向晖坚定地说:“中山先生最初提出的革命任务是‘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现在‘驱逐鞑虏’就要抗日,抗日就是革命!”胡又问:“不愿抗日,反对抗日算什么?”熊答:“积极抗日的是真革命,消极抗日的是假革命,反对抗日的是反革命!”熊向晖的话音刚落,胡宗南突然加快语气:“反对革命怎么办?”熊向晖脱口而出:“杀!”胡宗南微微点头,在名册上划了些什么。

◆熊向晖

晚饭后,一位副官找到熊向晖,说:“胡先生邀你去谈话。”“还找了什么人?”熊问,“只找你。”副官回答后又带点讨好的意思神秘地说:“胡先生在每个人的名字上都划了圈,大多数划一个圈,至多划三个圈,惟独熊先生的名字上划了四个圈。”

胡宗南对熊向晖进行盘查:“北平的学生为何闹学潮,反政府?”“不是学潮,是学生爱国运动。我参加爱国运动不是反政府,而是拥护政府反对日寇侵略,反对华北自治。”熊向晖从容回答。“北平学生建立了什么组织?”胡宗南进一步追问。“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为何取这样一个名字呀?”熊向晖说:“组织的名字不是我取的,但我记得中山先生讲过,民族主义就是‘中华民族自求解放,中国国内各民族一律平等’。”这时,胡宗南面露喜色:“好!你对‘总理遗教’有研究。那么,共产党对北平的学生影响大不大?”熊向晖说:“我不清楚。我知道清华学生都来自中上之家,被认为是‘天之骄子’埋头读书,还可出国深造。就我自己而言,看到日寇侵略,汉奸横行,感到愤慨,不愿做冷血动物。课余参加爱国运动,出于自觉自愿。现在投笔从戎到贵军参加革命,决心上前线,洒热血,抛头颅,更是自觉自愿。”胡宗南又详细询问了熊向晖的家庭情况后,面带微笑地站起来,握住熊向晖的手:“明天我派唐副官坐车去府上专程请令尊来便餐,请转达令尊务必光临!”

熊向晖的父亲本来反对儿子弃学从军,但他应邀同胡宗南餐叙后改变了态度。他告诉熊向晖:胡军长对你很器重,夸你少年英俊,才识超群。胡军长要我放心地把你交给他,“他向我保证,一定把你培养成栋梁之才。”

据称,胡宗南放下长官架子,与一个普通的“学兵”深入交谈,熊向晖是第一人。专请“家长”吃饭,更是从无先例。

苦心栽培的“机要秘书”

这天晚上,熊向晖从武昌来到汉口八路军办事处汇报。董必武说,周恩来认为胡宗南是蒋介石手下最有才干的指挥官,内心爱国,倾向抗日,在淞沪抗战中表现不错。董转告了周对熊的要求:不要急于找党,今后将由我们派人查明胡宗南的驻地,设法找你联系。这个时间无论多长,都要耐心等待,要甘心做“闲棋冷子”;隐蔽党员身份,不发展党员,不参与服务团的领导工作,保持不左不右、爱国进步的政治面目;要适应环境,同流而不合污,出污泥而不染,敢干和善于随机应变。董必武语重心长地说,“你已经取得了胡宗南的信任,有了较好的开端,但不要设想得一帆风顺。你去的地方可能变成龙潭虎穴。恩来和我送你八个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1938年5月,胡宗南从西安到凤翔,约熊单独谈话:“你是一棵幼松,我要把你培养成材,首先要你做革命军人,成为黄埔大家庭的一员。”他让熊向晖次晨离开服务团,和他同车去西安,到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七分校学习。临行前,胡特意送给熊一块瑞士手表。这样,中共秘密党员熊向晖就成了“革命军人”和“黄埔大家庭的一员”,无意中履行了周恩来在武汉大学演讲中提出的“最好受正规的军事训练”,并集体参加了国民党。

◆熊向晖

10月,熊向晖还在军校学习,胡宗南传见他,说他“已经像个革命军人”。他问他父母情况,熊告以父母逃难到四川,父亲失业。不久,他安排熊的父母移居西安,给予生活费用,并前去探望。

周恩来曾对美国记者斯诺说,胡宗南是蒋介石手下最有才干的指挥官;而胡宗南培养自己看中的才华出众的年轻人,也是煞费苦心。

1939年3月,熊向晖在军校学习期满,胡宗南指定熊向晖在有西安党政军各界领导人参加的毕业典礼上代表毕业生致辞,讲词由他自拟。熊向晖讲得激昂慷慨,意气风发,甚至感染了参加典礼的地方官员。而后胡找他谈话,表示很满意,并告诉他:现在的局面比过去大得多,他需要一个既懂军事又懂政治的助手。他在“黄埔大家庭”里用心选,选定了熊向晖,委派他担任他的侍从副官、机要秘书,原侍从副官唐西园另有任用。熊向晖表示不敢从命,他问为什么?熊说:“胡先生认识我还不到一年半,不少人知道我曾是清华‘民先’ 队的负责人,有‘左’倾嫌疑,在胡先生身边担当这样重要的工作,我不能胜任,也不好办事,别人可能说闲话,对胡先生不利。”胡宗南说:“你的情况,我完全了解。我一向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做出的决定,谁敢说不?”

其实熊向晖心里很想接受这份重要工作,因为这可以更好地完成党的使命;但他“欲擒故纵”,将“不胜任”的理由坦诚相告,更坚定了胡的信赖。这是优秀特工熊向晖的高超之处。

如此这般,熊向晖就成了胡宗南的亲信和助手。除处理文电和日常事务外,还有一项被胡认为别人不能代替的工作——为他起草讲话稿。胡经常到他主办的军政院校、所属部队和高级训练班作“精神讲话”,而起草讲演稿更是熊向晖这位中文系高材生的“拿手好戏”,这个“懂军事又懂政治的助手”深谙胡宗南的脾气,写出的讲稿短而精,满纸豪言壮语,按胡宗南说法是“激情和说理兼有”,完全符合他的口味。蒋介石给胡宗南的密令都由熊向晖签收,而胡宗南下达的命令也都是由熊向晖起草。

但胡宗南有时还要“考验”一下。有一次他暗中设计,由特务头子制造了一封检举熊向晖是“匪谍”的匿名信,故意拿给熊向晖看。熊向晖一拍桌子,质问这是何意,指责这是玩特务手段,表示要向胡宗南辞职。特务头子马上劝阻,表白是好意。

胡宗南经常轻车简从,微服出巡。一次他去西峡口会晤汤恩伯时,随身只带熊等两名随从。中途夜宿村塾,熊向晖不作声张,独自通宵警戒,被胡宗南无意中发现,深为感动。回去以后,胡宗南为熊向晖连提两级,从此将熊视为心腹知己。

然而熊向晖一刻也没忘记自己肩负的使命,那就是观察胡宗南,了解国民党高层势态。熊向晖认为,胡宗南抗日积极,倾向进步,有时候还同他一起学习唯物论和辩证法。胡宗南在开始阶段并没有打压中共,所以熊向晖这枚“闲棋冷子”也就一直“闲”着。

决定延安命运的绝密情报

随着抗日形势的明朗和共产国际解散,国民党对中共的态度慢慢发生了变化,敌对情绪开始高涨。1943年6月1日,蒋介石亲自主持召开官邸会议,决心取消中共武装和根据地政权。蒋介石随即密电胡宗南:“借共产国际解散良机,闪击延安,一举攻占陕甘宁边区。限6月底完成部署,行动绝对保密。”

◆1947年1月,熊向晖与谌筱华新婚照。

于是,胡宗南6月18日在洛川召开军事会议,部署进攻事宜:内定由第三十八集团军迅速攻占囊形地带后,协同第三十七集团军攻占陕北地区。进攻边区的时间为7月9日。

一场“同室操戈”的民族悲剧即将再次爆发。蒋介石的阴谋一旦得逞,日寇势必坐收渔利,中华民族将面临巨大的灾难。情况万分危急!事不宜迟,熊向晖立即通过我党在西安的秘密电台将蒋介石的阴谋与胡宗南的作战计划上报延安。中共中央接到急电后,及时进行了周密的政治军事部署。7月4日,朱德明电胡宗南,称:“自驾抵洛川,边境忽呈战争景象。道路纷传,中央将乘国际解散机会,实行剿共。我兄已将河防大军向西调动,弹粮运输络绎于途,内战危机,有一触即发之势。当此抗战艰虞之际,力谋团结,犹恐不及,若遂发动内战,必致兵连祸结,破坏团结抗战之大业,而使日寇坐收渔利,蹈国家民族于危亡之境,并极大妨碍英美各盟邦之作战任务。”

朱德来电是熊向晖首先签收的,他顿感紧张。因为进攻延安乃绝密军事行动,只有自己和胡宗南及其参战将领才知道,若将电报呈送,胡自然会怀疑有人泄密,这可能危及自己。此时他才深感身居虎穴的危险。但朱德电报肯定是毛泽东、周恩来经手的,这样做也许有自己并不懂得的战略构想……电报才是关乎大局!熊向晖仍像往常一样,镇定自若地把电报送给了胡宗南。胡看了两遍,又让熊向晖念了一遍。胡宗南皱起眉头,果然问:是谁泄的密?

熊向晖已有思想准备,不改常态地说:“中央将乘国际解散机会,实行剿共——这是委座亲自掌握的绝密行动,胡先生也只让西安有关人员和参战部队师长以上将领知道,绝不会‘道路纷传’。一定有人泄密,透露给了共产党。不查清楚,不好向委座交代。”

胡宗南问:“你看怎么查?”熊向晖说:“请胡先生指定专人,将西安和参战部队知道这一机密的人,包括我在内,列出名单,秘密审查。表面上若无其事,不要打草惊蛇,免得泄密的人畏罪逃跑。从现在起,不要让涉嫌的人参与机密,不要让他们知道这一仗打不打,防止再泄露给共产党。”胡宗南要熊向晖把他下面的特务头子刘大军找了来,要他密查此事。

当晚,胡宗南召集参谋长等有关人员开会讨论这一仗打不打的问题。有人主张照打,理由是:委座对共党的研判完全正确,不应坐失良机,加之陕北共军兵力空虚,正规部队只有三五九旅一个旅,连年开荒,已失战力。出动5个军,可迅速歼敌,完成任务。有人则主张暂缓,理由是:陕北之敌不可轻视;朱德的电报使事机败露,如日军闻讯,乘机渡河,难以收拾;现可按兵不动,听候委座指示。

胡宗南作结论,说:不能坐待指示,应为委座分忧劳,我们要主动提建议。委座原定闪击、偷袭已不可能,如仍按原计划进行,不但日军可能乘隙渡河,而且定会受到盟邦责难。委座出任中国战区盟军最高统帅,盟邦对国军期望很高,国军长期未打胜仗,共党早就宣传国军不抗日,只有他们抗日。此时进军陕北,将给共党口实,损害委座声誉,美国还可能转而支持共党。我们只能停止行动,恢复原态势。胡宗南让参谋长据此起草给蒋介石的电报,送他核发。他核发时,还参照秘书熊向晖的意见,作了些修改。

7月7日,蒋介石电复胡宗南:同意罢兵,但要查明有无“泄密”、“通匪”情事。胡宗南于7月8日下令收兵,先遣部队返回原地。

不久,特务头子刘大军报胡,“通匪”事正在查,“泄密”事有两件:6月12日,西安劳动训导处长张涤非召集9人开会,通过文件,要中共随共产国际解散而“解散”;7月6日,中央社自西安发出电讯说,西安文化团体开会,致电毛泽东,叫他趁共产国际解散之机,“解散中共”、“取消边区割据”。胡宗南大骂张涤非、中央社是混蛋,帮倒忙。事后,刘大军经胡批准,将两个“匪谍”嫌疑犯送西安劳动营关押。

7月10日,熊向晖又将上述情况密报延安。中共中央据此大打政治攻势,通电全国,揭露抗日阵营内一部分丧心病狂的人正积极策划进攻边区,呼吁全国人民制止内战。朱德致电胡宗南:关中战机甚紧,若被攻击,势必自卫。7月12日,延安《解放日报》发表题为《质问国民党》的社论,指出胡宗南的部队近日开到汾县、淳化、洛川一带,正积极准备进攻陕甘宁边区。

◆1970年,熊向晖(中)与妻子、女儿的合影。

为彻底粉碎国民党的反共高潮,毛泽东派周恩来等火速赶到西安,直接和胡宗南交涉。酒会后,胡宗南令熊向晖用他的专车送周恩来回去。途中他们佯装互不相识,快到住地时,周恩来说:“熊秘书,等会儿请你稍候,我有一些延安出版的书报杂志送给胡长官。”到住地后,他被领到里院一间小屋,门刚关上周恩来就紧握住他的双手说:“这几年真让你辛苦了!”熊向晖不由热泪盈眶。“前年蒋南翔回延安,我让他向陈云详细汇报你的情况,我还要向中央主要领导同志讲。你身在虎穴,岗位重要,我只提几句:对党要忠诚,对敌要狡猾;有所为,有所不为;抓大不抓小,注意战略动向,主要着眼保卫党中央。”最后,周恩来又再次紧握住他的手说:“胜利后再见!”熊向晖以军礼向周恩来告别。

延安始终是敌人的肉中刺,这点熊向晖是很清楚的。然而当他1947年3月在南京看到胡宗南交给他的两份秘件的时候,还是大吃了一惊。一份是蒋介石核准的攻占延安方案,一份是陕北解放军兵力配置情况。这次以两个兵团14万人进攻延安(而当时陕北我方部队仅3万人左右),还调集上海、徐州的94架轰炸机,大有一口将陕甘宁边区吞掉的气焰。尤其启用了一套美国最先进的探测无线电台方位的装备,能够探测出我军各级指挥部的位置。

第二天上午,熊向晖随胡宗南飞回西安。晚上,熊向晖化装后来到秘密线上的联络点,将所获重要情报一一告诉了联络人王石坚,王立即报告给延安。

由于有了这一份情报,党中央迅速作了多方准备,所有电台和无线电停止工作3天,中央撤出延安,把一座空城留给了胡宗南。同时创造战机,我军在延北地区全歼胡宗南的精锐部队3个旅,所有旅长被俘。国民党“闪击延安”的计划再次破产。熊向晖陪胡宗南进入延安时,在毛泽东住过的窑洞桌屉里发现一张毛留给他的纸条:“胡宗南到延安,势成骑虎。进又不能进,退又退不得。奈何!奈何!”

毛泽东对西安情报系统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还说:“熊向晖,一人可顶几个师。”周恩来也称赞说:“熊向晖真是好样的,关键的时刻又一次保卫了党中央。”

不经意间立下奇功

1947年5月,熊向晖在胡宗南推荐和资助下赴美留学,进入俄亥俄州西保大学研究生院学习,两年后获政治学硕士学位。然而就在留学期间,他的“红色”身份暴露了。原因是他赴美不久,北平地下党的一部秘密电台被军统特务破获,连带着挖出中共西安地下党的一部电台,潜伏在国民党西安绥靖公署的中共地下党员相继被捕。在特务搜查中,熊向晖原在西安住所的全部衣物,包括保存的西安绥署信封、信笺全被起获。国民党情报部门以此为突破口侦得熊是“中共间谍”。

按理说,这么重要的案件胡宗南应该着力查办,但最后除了熊向晖在美留学的公费中止外,并没有其他的追究。这不能不说是个谜。1949年7月熊向晖毕业从美国回到北平,周恩来接见他时曾分析说:“共产党员在他身边这么多年,还带你打延安,保荐你去美国,这种事捅出来,蒋介石饶不了他……我估计胡宗南心里有数,必然压着顶着,不敢声张。”事实的确如此,因为胡宗南深知,如果蒋介石知道跟随他多年的贴身秘书竟是中共卧底,势必怪罪于他,尤其是两次攻打延安的计划被完完全全破坏,这个损失无法挽回;同他有矛盾的实力派陈诚这些人更会落井下石。所以胡宗南尽管气得面色如纸,也终究不敢向任何人声张,只有在懊恼和惴惴不安中过日子。生怕纸里包不住火,老蒋有一天找他算账。

然而熊向晖,周恩来苦心布下的这枚“冷棋子”,必然能在最后的棋局中起到作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蒋介石仍不甘心失败,他坐镇重庆,调兵遣将,企图利用胡宗南、宋希濂两个集团军主力扼守西南半壁,负隅顽抗。当时两个集团拥兵50多万,几乎占到国民党在大陆剩余兵力的一半。1949年11月1日,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命令:刘伯承、邓小平指挥的第二野战军,在一野和四野一部的配合下进军大西南;并决定陈赓、杨勇、陈锡联、周士第等兵团分头向四川迂回;要力图把这两个主力兵团消灭在中国大陆,防止其外逃。

然而早在三个月前,胡宗南、宋希濂就在汉中秘密会晤,一致决策避免与共军主力在西南决战,即放弃四川取道西昌,退往滇西中缅边界,凭借澜沧江、怒江及高黎贡山之险继续抵抗,万不得已便退到境外缅甸。

如何防止敌人外逃,成为整个西南战役的关键点。

真正能有效阻止胡、宋两兵团逃往西昌、进入缅甸的只有蒋介石一人!也就是说,我军最需要最有希望的,就是如何利用蒋介石“帮忙”,替我军看住这两支部队,让他们动弹不得,留在原地乖乖等待被包围。但要离间蒋介石与胡宗南的关系谈何容易。胡宗南追随蒋介石多年,一直是蒋的嫡系亲信、封疆大吏,要在他们之间制造摩擦,就必须抓住胡宗南在关键时刻对蒋不说实话的过硬把柄,让蒋失去对胡的信任,而对胡等的调兵运作不予批准。

熊向晖虽然离开了胡宗南,但他的真实身份还不为外人所知。他依然是中共棋局中的一枚“冷棋子”。这枚棋子已深埋12年。熊向晖也不曾想到,他这颗棋子在周总理的“拨动”下竟立下奇功。

◆1997年4月,熊向晖(右)宴请国民党将军孔令晟。

1949年11月6日,中南海勤政殿。周恩来总理设宴招待国民党原和谈代表张治中、邵力子、刘斐等人,熊向晖也应邀出席。席间,张治中看到熊时颇为诧异:“这不是熊老弟么?你也起义了?”周总理解释道:“他不是起义,是归队。”客人们全都愕然。

总理就向客人们“公开一个秘密”,指着熊向晖说:“他是1936年入党的共产党员,是我们派他到胡宗南那里去的。”客人们顿时大为惊讶。刘斐原是国防部次长,便说:“真想不到,难怪胡宗南总打败仗。”总理说:“蒋介石的作战命令还没有下达到军长,毛主席就先看见了。”张治中说:“我早知道蒋介石在军事上、政治上都远不是共产党的对手,今天才知道,在情报上他也远远不是共产党的对手。蒋介石的特务如狼似虎、胡作非为、花天酒地,哪有像熊老弟这样的人。”

周恩来不经意间提及“希望文白(张治中字)先生方便时转告蒋介石,让他知道来龙去脉”。果然,当天晚上张治中就给蒋介石写了一封信,信中既讲了熊向晖的“来龙去脉”,也讲了他在宴席上的关于国共两党对比的感叹,最后发出两问:“你有像熊向晖这样的人才吗?胡宗南怎么能不打败仗,国民党的天下怎么能不丢?”

两个星期之后,正在重庆坐镇指挥西南战役的蒋介石看到了张治中的信,尤其是后面的两问深深刺激了他,对于胡宗南隐瞒不报非常恼火,对他的忠诚产生怀疑。而这时胡、宋正再三向他电呈从成都突围弃川入滇缅。于是,从12月4日至16日,蒋介石连续四次拒绝了胡、宋的请求,态度之坚决,超乎寻常。甚至有一次还命令胡宗南杀身成仁,为党国尽最大忠诚。如此一来,蒋介石替共产党看住了胡宗南,等待他们的只有坐以待毙一条路。解放军包围并全歼胡、宋两大主力兵团及其他蒋军共70余万人,宋希濂被俘,胡宗南只身乘飞机逃走。我军取得了西南战役的完全胜利。

◆熊向晖陪同周恩来出访。

建国后,熊向晖长期在外交部工作,并经常在重大活动中,以周恩来助手的身份出现。“文革”中,造反派对外交部冲击得很厉害,还要查个人历史。毛主席特地指示周总理,让他跟造反派说清楚:熊向晖、申健、陈忠经这“后三杰”是为保卫延安立了功的(注:被誉为情报战线“前三杰”的是李克农、钱壮飞、胡底)。

熊向晖可称得上古今中外最特殊的间谍。因为从事地下工作的谍报人员往往难逃暴露的危险。熊向晖不但圆满完成使命,更毫发未损全身而退,还得对手资助出国深造,学有所成而再服务于新中国,一直做到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职位。2005年9月9日,这位中共情报史上著名的隐蔽英雄在北京逝世,走完他86岁的传奇人生。

感恩回馈

阳春之际,为了回馈广大粉丝

党史博采准备了图书

每天赠送给大家!

本期将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提供的

《毛泽东传》

赠予党史博采的忠实粉丝。

本次活动为期10天

今天送出二本

《毛泽东传》

应该怎样认识毛泽东?毫无疑问,这是中国乃至世界历史上一位独一无二的军事家、战略家、政治家、革命家、思想家,也是一位颇有文采的诗人。我们承认人无完人,但在一味指责他的过失之前,我们必须正视他为中国带来的天翻地覆的变化,也必须足够客观地看待他作为一个领袖人物在世界上的巨大影响。这本《毛泽东传》,由西方著名学者兼记者罗斯•特里尔撰写,用相对真实客观的史料还原了毛泽东的一生,并侧重于探寻毛泽东的个人性格与心理特征,力图精准到历史的每个角度和时间,理解这位不朽人物的每一次决断乃至彷徨。

想得到这本图书很简单

请抓紧参与我们的活动吧

我们将在今天的留言中,筛选出两名优质留言粉丝赠书一册。我们会通过私信和您联系。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

转载请注明转自《党史博采》。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

党史博采微信公众号:dangshiboc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