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网投飞杨」信托行业显信任危机,“去通道化”方能稳增长

「cc网投飞杨」信托行业显信任危机,“去通道化”方能稳增长

cc网投飞杨,来自用户信任网络的数据显示,8月份集体信任下的房地产信托从第一位跌至第二位,共筹集资金402.68亿元,比上个月下降37.83%,比上年下降45.37%。

根据中国信托协会9月18日的数据,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的委托资产为22.53万亿元,同比下降7.15%。此外,全国信托业利润总额189.99亿元,同比下降1.24%,增速明显低于上季度。

信托利润的第一份额安森信托(Anson Trust)在2018年交出了亏损18.33亿元的成绩单,排名从行业领先者跌至谷底。后来,该公司透露,未能如期支付的信托项目总数为25个,涉及金额超过110亿元。但在2019年第一季度,情况会有所好转。

事实证明,信托业正在经历信任危机,其根源在于其过度的渠道化作用。

作为一项诞生于2006年的信托渠道业务,它首先是通过“银行信贷合作”进行的。所谓“银贷合作”,是指银行委托信托公司对某一融资项目发起集体或单一的资金信托计划,然后银行认购信托计划,从而实现间接向融资企业贷款的目的,并通过嵌套渠道隐藏资金端和资产端。

换句话说,银行信贷渠道业务是指银行将债权打包给信托,使部分债权出现在银行资产负债表上,不占用银行的信贷规模,而信托发挥spv(特殊目的机构)的作用,不承担风险和收益,只收取渠道费。

随着渠道业务的排他性,信托资产规模迅速扩大。

然而,监管当局也发现,信托公司的渠道角度极易因与银行等金融机构联手违规而导致金融风险。因此,从2008年起,一系列针对信托渠道作用的监管措施相继出台,包括将银行信贷合作纳入监管,规范“信贷资产转移”银行信贷业务,抑制信托贷款业务,限制跨行业控股,实施银行转移,控制金融资本投资的非标准上限,各部门协调监管,渗透监管等,一个接一个对信托公司实施监管约束。

截至2018年4月,一家银行、两会、一局联合发布了《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监管指引》,开启了大型资产管理行业统一监管的新时代。信托公司“躺下来赚取频道费”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从业务构成来看,信托公司资产证券化业务是仅次于股票和债券的第三大类金融产品,也是信托行业转型升级和服务实体经济的目标方向。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将资产证券化作为重点战略领域。

然而,在进入资产证券化业务的过程中,信托公司大多扮演渠道的角色,其中一些只收取几万美元。这些项目只是“看起来很漂亮”,更只是为了抓住规模和客户,注重封闭而不是利润。

目前,信托公司尚未完全建立资产证券化融资业务的投资能力。在投资银行业务缺乏许可证优势的情况下,他们无法充分发挥自己在获得客户、投资和销售方面的优势。盈利模式相对单一,与证券交易商和银行竞争同质,处于劣势。

在渠道的作用下,风险事件始终伴随着信托业。据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今年第二季度末,信托业共有风险项目1100个,规模347.43亿元,信托资产风险率为1.54%,较第一季度末大幅上升0.28个百分点。

在大资本管理严格监管的背景下,信托行业2017年底的平均年综合信托收益率为0.42%,相当于9.42%的年综合实际收益率,而2019年第二季度末的实际收益率相当于信托收益率的0.54%为4.49%。

规模在缩小,利润在下降。信托公司的出路在哪里?这就是去信道化。

仔细审视2018年信托业主动管理业务规模,发现其7.45万亿元的交易量占整个行业资产管理规模的32.82%,较2017年的29.75%上升了3个百分点。走向渠道可以改善信托业务的结构,也可以促进信托公司加强主动管理能力,积极发展相关业务。

信托公司依靠渠道,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商业银行的附属品。信托业发展的主题只有积极去通道化、转型原点、回归积极管理。监管层对银行渠道业务进行监管,有利于迫使信托公司加快转型进程,提高其主动管理能力,优化业务结构。经营规范的信托公司将脱颖而出,赢得市场,稳步发展。

红星新闻签名作者蔡恩泽

俞孟想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