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摄影师:他们是中国摄影重要的“书写者”

何忠2号,匿名拍摄于广州

涡轮机,赖阿芳,广州

沙飞的《古长城之战》

1949年10月1日,孟赵睿通过天安门门视察骑兵部队

游客,广州匿名照片

花城艺术风景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金野

近日,广州美术学院和中国美术学院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举办的“摄影介绍和中国摄影作品”专场在岭南学校纪念馆开幕。

记者了解到,这次展出的300多件摄影作品和文献大部分来自于今年4月在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的“1949年中国美术学院收藏建国摄影作品展”,这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此次广州展览是在原有展览作品的基础上,增加到广东美术馆和谢子龙摄影博物馆的藏品中。它更侧重于中国早期摄影和广东摄影的叙述,从广东地域艺术史的角度形成了中国摄影史。

这个展览让你惊讶地发现广东和摄影有多深。摄影传入中国后,中国的第一批摄影师诞生在广东。然而,广东摄影家是抗战时期和新中国时期最重要的摄影家。他们不仅站在民族解放斗争的最前线,而且站在艺术创作的最前线。这些照片似乎是开启时间的钥匙。今天,我们打开了历史的大门。

这些旧照片是开放时间的关键。

展览分为五个部分:“早期中国影像:来自广东的回声”、“文人史诗:文人、绘画意义、城市与现代性”、“奔向战场:从边疆到新中国”、“1949:一个时刻与新中国摄影机制的形成”、“匿名照片——20世纪下半叶中国日常生活的影像”。还有两个小部分:“沙飞:从南澳岛到晋察冀”和“白求恩:从马德里到华北”。

展览的学术主持人、广州美术学院美术博物馆馆长王黄生告诉记者,展览的总体安排是有时间依据的,不同历史时期摄影作品风格的变化非常有趣。

“摄影最初传入中国时,有一种明显的外国风格,但渐渐地,中国文人摄影师开始建构属于东方和中国的视觉美学。在展览的第三部分,中国摄影师开始走出摄影棚,走向社会和战场。新中国成立后,摄影承担了记录重要历史时刻的重要责任。在展览的最后部分,“匿名照片”,你会看到普通人拍摄自己的生活条件,完全摆脱新闻摄影和艺术摄影的痕迹,回到一个简单的生活条件。人们相信,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历史时刻,这样的展览可以让观众对“历史”有一个更加感性和温暖的理解。

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高世明说,我们经常会问如何展现我们所处的时代。这个展览给出了答案:把自己置身于伟大时代的场景中。

“历史不是对史料的冷静研究,而是一种交流和一种观察。通过这些凝固的照片,我们与照片中的人以及相机后面的人相遇了。通过这些照片,我们再次遇到了这些凝固的时刻。它们不仅是时间的琥珀,也是时间的种子。因为照片不仅是密封的,也是开启时间、向后代传递我们生活和存在信息的关键。”

中国最早的摄影师和摄影作品诞生于广东

王黄生说,广东摄影家不仅在摄影早期做出了特殊的历史贡献,而且在中国摄影史上,许多重要的摄影家和摄影事件都与广东有关。此次展览特别增加了粤港澳摄影作品的重量,增加了广东美术馆收藏的沙飞作品,使得此次展览最终从广东地域艺术史的角度构成了中国摄影史。

1839年,当摄影两个月后在法国正式宣布时,英语周刊《广州日报》转载了它。摄影于1844年传入中国。法国外交官尤尔·埃吉尔(Yule egil)在澳门和广州拍摄了一系列银色照片,这些照片被公认为中国和世界上最早的中国人的照片。也是在1844年,祖岐伯,广东南海人,制造了一台照相机,几乎奇迹般地“不用参考西方摄影材料”就掌握了摄影技术。

利用新技术的进入,当时中国出现的第一批著名摄影师大多来自广东,如赖阿芳、普兰特龙和梁世泰。他们的作品大量出现在展览的第一部分“早期中国形象:广东的回声”。19世纪中后期的广州:美丽的河景,站在珠江边没有高层建筑的琶洲塔,花园中一个孤独的角落...还有许多肖像、商人、绅士、背上有孩子的女人...他们大多数人表情严肃,都在镜子里。据说,这是因为在晚清,一些能够接受摄影的人心中有一个根深蒂固的想法:他们不能拍半张照片,因为他们就像“减半”。此外,古代肖像的概念也影响了当时的摄影师和拍摄对象。肖像应该用全身来画,衣服、鞋子、头饰和配饰应该是完整的,不能随意拿走。

抗日战争期间

广东摄影师

是最重要的摄影师

到20世纪初,小型相机开始在中国广泛销售。一群受新文化运动洗礼的学者加入了摄影队。他们的摄影充满诗意和东方情怀。史圣·金的景宜的《花之瓶》和罗博年的大空白《西湖春光》...具有丰富的传统意境,并以不同的方式实践中国传统美学思想。

然而,在动荡的时代,风、花、雪和月亮毕竟是脆弱的。在抗日战争爆发前一周在北京举行的摄影展上,这本小册子赫然写道:“艺术就是生活。这是法律。然而,它的趋势经常受到包括摄影在内的社会趋势的推动和改变。在这个国家危机的关键时刻,所需要的新艺术当然是以弘扬民族精神为前提的。”随着抗日战争的爆发,摄影也在经历一个急转弯:从风景和鸟兽的宁静日子到烟雾弥漫的战场。

在这股潮流中,来自广东的摄影师表现尤为出色。奠定中国红色摄影史基础的四大摄影家沙飞、石华少、吴印咸和郑敬康都是广东人,除了江苏人吴印咸。杰出代表之一沙飞是第一个深入敌后,成为八路军新闻摄影师的人。他拍摄的鲁迅是鲁迅照片中最生动的作品。他用照相机记录了白求恩大夫忙碌的身影。他在枪林弹雨中拍摄的八路军血腥抗战的经典照片《在古长城作战》,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坚持抗战的信心。这部作品首次出版于1943年,几十年来从未在公众面前消失过。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只要我们谈论中国的抗战,这项工作几乎是必然的选择...这些珍贵的照片都出现在这次摄影展上。

高高剑父·奇峰曾经是一名“摄影师”

更多有待发现的史料

前《人民摄影》总编辑、摄影评论家司苏认为,从沙飞之初到改革开放后,广东地区的新闻摄影力量一直非常突出,风格独特。“每个人都知道艺术界有一个“岭南派”。其实有没有“岭南摄影学校”?这背后有许多问题值得探索和研究。”

对王黄生来说,这个展览仍然有一个很大的遗憾。据史料记载,岭南学派的创始人高苻坚、高奇峰等人也是“摄影家”。他们组建了中国第一个准官方新闻摄影机构,拍摄了许多时事新闻、名人等照片,发表在《真相画报》上,产生了重要而广泛的社会影响。民主革命家潘大为也在1926年成立了摄影民间团体“京师”,在南方影响很大,与北京的“广社”和上海的“华社”形成了三方对抗。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国摄影产业位于广东,广东在新中国摄影的规模和专业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他说:「然而,由于展览筹备仓促,我们的工作远未跟上,我们希望在未来的展览中,展览能进一步扩展。一个展览活动,重要的是要开始一个学术探索的过程,我们希望继续询问和探索。”